云水谣

八、

八月二十六日,乃是墨攻城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夜幕低垂,城内各处街巷都挂满了灯盏,行人熙熙攘攘,人声喧嚣鼎沸,来往商贩络绎不绝,叫卖声传出很远。
裸着上身的壮汉腰间系着一面大鼓,行走间鼓声紧密,他身后还有一整只鼓队,因这场景分外热闹难见,街上的孩童们都很稀奇的跟着笑闹。
说书先生应景讲着钟馗传,高潮迭起处手中三尺醒木拍案,满堂喝彩,听客惊然叫好。
林水瑶坐在二楼的雅间里,就着蜜饯糕点等许多零嘴,百无聊赖的等人。因她坐的靠窗,略抬眼便能瞧见街边各样精致的花灯,是以骆时秋推门而入时,她正包着一嘴的果脯数花灯。
骆时秋今日出门前被他的岳丈大人叫过去,以切磋为名拔剑相向的打了一架。骆时秋虽然少年天赋异禀,却远远不及林清风踏足江湖多年,是以现下骆时秋的胸口还隐隐作痛。
林水瑶扭过头,眸子闪了闪,含糊不清道:“我爹为难你了吗?”
骆时秋好像一个受了公婆委屈的小媳妇儿一样儿,他刻意揉着胸口告状道:“他踢我,说好的刀剑无眼点到即止,他就踢我。”
林水瑶安慰道:“没有打你脸就好了,我爹以前同人切磋,都是朝脸踢的。”
这话是实话,往年曾有人上门找林城主切磋,还扬言倘若赢了便要求娶林水瑶,然而他话音刚落便被林清风一脚踢断了鼻梁,如今也不知道他的鼻梁长好了没有。
现下林水瑶谈起这桩往事,骆时秋听了只觉得庆幸,岳丈大人果然还是脚下留情了。
由此可见,人蠢一点还是比较容易满足的。
花灯节向来繁华热闹,许多未出阁的姑娘同俊俏的公子今日里都出了门,湖边杨柳依依,画舫上也有许多歌姬拨着琵琶,歌声婉转柔媚。
骆时秋自幼生活在昆仑山,鲜少见过如此热闹的场景,他虽然面上不显,心里其实十分欢喜。
二人用完了糕点,林水瑶抓了一把蜜饯,便扯着骆时秋出了茶楼。
“你要去哪里?”骆时秋不解。
“去清明河。”
长街人流涌动,欢声笑语喧闹鼎沸,林水瑶含着蜜饯,在这熙攘人群里漫不经心般悠然而过。
骆时秋微微蹙着眉,将林水瑶往身侧拉了拉,说道:“人这么多,你还是站里些好。”
林水瑶应了一声,随手拿了一个蜜饯塞进了骆时秋嘴里。
“我不爱……”
林水瑶扭过头瞥了他一眼。
“……挺好吃的。”
啧,真是越来越怂包了。
清明河边此刻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林水瑶买了一包炒栗子,凭借轻功硬是挤进了人群最里头,靠着河边的护栏开始剥栗子。
“这个伯伯的栗子炒的好,比我往年吃的甜。”她吃的眼睛都要眯起来笑。
骆时秋忽然间心情也很好,他嘴角轻扬,眉眼间似乎也染上了几分笑意。
月色流转皎洁,星火萤光与人影重叠,骆时秋没有说话,四周便静谧的仿佛只剩下二人。
半响过后,林水瑶剥完了半包栗子,她率先开口道:“你都不问问我带你来干嘛吗?”
骆时秋无所畏惧:“你总不会要把我卖了。”
林水瑶道:“你不是没看过什么烟火会嘛,我带你来看烟火会。”
“嗯?”
天边忽然一束烟花炸开,骆时秋尚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便是第二束,第三束,黑沉夜幕下烟花瞬息万变,四散开来的点点金光绚烂夺目。
林水瑶扯着骆时秋的袖子,指着天边流光,欢喜道:“看那个,那个最好看!”
骆时秋闻言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数道烟花绽开,流光溢色,火树银花,直照得清明河边恍若白昼。
这一片喧嚣鼎沸里,骆时秋的心口处仿佛也有些什么忽然炸开了,他默不作声,侧过头看向林水瑶,碧衣姑娘神情活泼,言笑晏晏道:“骆时秋。”
他眉目里笑意渐深,坦然应道:“嗯。”

往后数年间,骆时秋时常想起那时,漫天烟火,流光夺目,灯火杳杳,人声鼎沸。
唯她立于身侧,便仿佛四周都静谧了下来。
他一生里见过的姑娘不多,只见了一个,这一生便都耗在了她身上。

评论 ( 1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