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

七、

二十岁的骆时秋初涉江湖,少年心性使然,说话做事便总是显得玩世不恭又莽撞不堪。然而他毕竟是攻墓派的少主,自幼便被教导要重责重义,即便当初这场婚事他心有不甘,拜堂成亲却都是真的,喜烛红帕证婚人也都是真的。
她唤他一声夫君,那便是他的妻子,该有的聘礼婚约一样都不会少。
“至多四天,四天之后,我的父亲和母亲也会赶到墨攻城。”骆时秋起身弓下腰,诚恳道:“水瑶该有的一切,我一样都不会少给。”
他话音刚落,林清风将手里的酒盏放下,他挑眉看向骆时秋:“你可知道……这里是墨攻城。”
“知道。”骆时秋说。
墨攻城乃是江湖四大家族之首,势力错综复杂覆及整个西南境处,即便是墓王城也要礼让三分,轻易不得与之对战。
林清风看不惯骆时秋,一是觉得二人都太胡闹,二是觉得自己的女儿即便胡闹成性,那也是自幼千娇百宠才养大的女儿。
怎么能说嫁人,便在墓室里随随便便的披了红盖头便嫁了呢。
林清风扣着花梨樟的桌面嗒嗒作响,好一会儿才仿佛从鼻孔里哼出来一句话:“……你父母亲到之前,离水瑶远点儿。”

在收到骆时秋寄回的家信前,骆天成正在同夫人收拾东西。他心里断定了谷子墓易守难攻,骆时秋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昆仑山,是以他交代好了派内事宜,打算同夫人出门云游。
也便是这日清晨,昆仑山难得没有再下雪,长空万里无云,天光明媚似泼墨,骆掌门早起吃包子,他儿子的信恰巧便被送到了。
骆时秋的字算不得多好看,歪七扭八的没什么名家风骨,骆掌门虽然看的头疼,但还是坚持看到了最后时秋敬上四个大字。
掌门夫人问道:“时秋说了什么?”
骆天成道:“时秋说他已经出了谷子墓,让我们不要担心。”
掌门夫人十分实诚:“我本来也没有很担心。”
“……”骆天成道:“他还让我们准备好聘礼,去墨攻城给他提亲。”
……
“他好像……已经娶了墨攻城的大小姐。”
掌门夫人闻言沉默了许久,她想起儿子今年刚满二十,临出家门前还总是稚气未脱的模样,说话做事都不是很靠谱,如今去了一趟谷子墓,却一声不吭的娶了一个媳妇儿回来。
“这孩子……有出息啊……”
骆时秋的信里说自己在墓里为了搭救一个姑娘娶了人家,如今送这姑娘回了家,希望父亲和母亲能准备好聘礼上门提亲,将该走的流程一个不落的走一遍。顺便提一句,姑娘家世挺好的,墨攻城的大小姐,长得很漂亮,名字也很好听,唤作林水瑶。
骆天成当下也顾不得云游之事,他嘱咐管家备好了聘礼,成箱的珠翠首饰,销金裙褶,和金器缎匹,车队自昆仑行至墨攻城,一路上车辙印都被宝箱轧得沉沉。
自然也有山匪强盗觊觎,骆天成不过刚刚拔出剑,他夫人便已提着刀砍进了土匪群里。一派巾帼女英雄之姿,实在让人闻风丧胆。
骆天成时常望着手里的长剑,实在不知道该和夫人说些什么。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