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

五、

林城主年轻时是叱咤江湖的风云人物,相貌俊朗,武艺奇佳,才智更是过人,弱冠之年便成为了墨攻城的城主,此后数十年更是以一己之力平定江湖纷乱,统领四大家族。坐镇西南境地,从来无人敢犯。
经历过许多风浪早将心智磨砺的十分坚韧的林城主原先可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如今却启唇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实在是有些懵。
他的女儿仰着脸,眼神十分认真的同他讲:“爹,这是我夫君。”
骆时秋挠了挠头,他现下才反应过来,他大概说的有些早了,林城主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也是能够理解的。
于是骆时秋十分贴心的跟着喊道:“爹。”
林城主更懵了,他指着骆时秋问他的乖女儿:“独孤漠是长这样儿的吗?这怎么还长好看了呢……不对,这门亲事从头到尾我都没答应……”
“爹,你也觉得他更好看吧。”林水瑶莫名有点沾沾自喜,大概是觉得自己的眼光好,她挑眉道:“他是攻墓派的少主,叫骆时秋,是他救我出的谷子墓。”
“哦……攻墓派的啊,我当是谁……”林城主颔首,紧接着正色又摇了摇头:“不对,这不是重点……他怎么就成了你夫君了,水瑶,婚姻大事不可做儿戏之谈。”
他话音刚落,林水瑶的腮帮子都鼓圆了,她分外诚恳的问道:“我没有儿戏啊,我很认真的,爹,你看过戏文吗?戏里面都是这样的……”
常年住在昆仑山既没有看过什么烟火会也没有听过戏的骆时秋没有矜持住,他侧过身子虚心问道:“哪样儿啊?”
林水瑶:“以身相许。”
骆时秋沉默下来,这幅场景落在林城主眼里就好像是夫妻俩在一唱一和的逼他表态,骆时秋顶着那张略显无辜的脸,林城主看着看着觉得有些心烦。
林水瑶同他父亲告完了状,心满意足的扯着骆时秋的袖子要带他去逛逛。林城主想要阻拦,却又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自骆时秋一声“岳丈”后,林城主一直都处在哑口无言的状态。
他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原地踱步了许久才想起嘱咐管家:“晚上……晚上记得不管怎么样得把那个骆时秋拉出来,小姐住的院子不能留宿外男……”
管家有些为难:“姑爷不算外男吧……”
林城主不可置信的看着跟了他几十年的老管家,实在想不通这短短的半个时辰内管家为何突然便倒了向。
“小姐及笄之年,老爷不是说过吗?小姐将来选夫婿,自己喜欢就好。”老管家说道:“主要我瞧这个后生挺俊。”
……长得好看便连人生都要分外顺遂些么,林城主默然想道。

林水瑶住着的琅嬛阁临靠一片碧洗湖,湖中有方净地,草木葳蕤叠影,遍地芳菲绿茵。青枝拂地的杨柳树下有一张焦尾瑶琴,并着满目落地月华,仿佛琴上七弦都透着水光。
风声微不可闻,然而泉流激石,泠泠作响,着实悦耳。水榭上挂着许多八角流苏宫灯,此刻夜色寂静,烛火轻跃,林水瑶垂着眼睫,有些昏昏欲睡。
梨香便轻轻推了推她。然而林水瑶实在太困了,这一路她都未曾歇息好,大概回了墨攻城便能放下所有抵御,她不过是坐在亭子里等人,也能将脸埋进臂弯里睡得很沉。
没过多久骆时秋便洗漱完从房里推门而出,他难得长袍白衫,发束玉冠,没有背着那把长剑,便仿佛洗去一身江湖气,整个人都翩然了许多。
梨香原先就觉得这个姑爷好看,如今看这个姑爷……还是好看。
骆时秋在房里鼓舞了自己许久,他在来琅嬛阁的路上才琢磨出林城主大概是不太喜欢自己一声不吭的娶了他的女儿。事实上,当时的骆时秋完全是被逼无奈,他想吭声都没有那个胆儿。
谁承想他开了门却瞧见林水瑶趴在玉石桌上睡着了。
“小姐她是太困了……”梨香正色道:“姑爷你叫醒她吧。”
骆时秋:“……算了。”
……倘若他独自面对爱女心切的林城主,也不知胜算大概会有几分。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