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

四、

半夜又下了一场雨,及至第二日清晨晨光熹微,碧空如洗,骆时秋揉着眼睛推开窗户,几缕微风拂过身侧,巷子里的卖花姑娘手捧着几枝月季,不远处有许多早点摊子,混着月季花香。
他洗漱完又收拾好东西下楼,林水瑶正靠着窗吃早点。她的饮食一贯精细,水晶冻糕花色繁复鲜艳,小米红枣粥熬煮浓香软糯,就连用的茶都是临沧上好的普洱。
这也没什么,姑娘家讲究些是应该的,骆时秋从来没有缺过银子,他只是觉得不大公平,同样都是用早膳,他为何只有一碗炖焦了的鱼片粥?
林水瑶见他紧盯着面前的青瓷小碗却不动,出声问道:“你在瞧什么呢?你不饿吗?”
“我在瞧这碗粥,你看,”他说着,拿起勺子拨了拨:“这是鱼块粥吗?这家客栈的厨子刀功这么差吗?”
“咳,嗯……”林水瑶埋头塞了一块糕点,含糊不清道:“我第一次片鱼……哪里知道鱼肉这么软腻……反正都是鱼,鱼块和鱼片……不都一样嘛……”
她今日起的很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就跑去了后厨房。刀功实在太差,便干脆拿匕首剁了块,又折腾了很长时间才熬出这一碗粥来。
“……爱吃不吃。”
林水瑶不大高兴,她撇了撇嘴,眉眼便都冷淡下来,然而晨光打在她的脸上,好像笼着一层微光,意外的柔和了许多。
骆时秋顿了顿,没有说话,片刻后他低下头尝了一口,琢磨了一会儿,诚恳道:“我觉得还行,但你下回能少放点盐吗?”
“……夏天热,”林水瑶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可是为了你才多放了盐。”
骆时秋:“承蒙厚爱。”
林水瑶:“客气客气。”
路过的店小二:“……这对小夫妻有毛病。”

林水瑶同骆时秋的轻功都很好,原先以为要一日半的路程,第二日晚间便到了墨攻城。
守城的护卫虽然没有见过林水瑶,却认得她腰间那块墨色玉牌,整个墨攻城只有林家城主同他唯一的女儿才有。
这代表着墨攻城内至高无上的权利,也是江湖上令人忌惮的势力象征。
守城的护卫立即命人开了城门,并派人先行去了城主的府邸通传。
未有多时林水瑶便站在了府邸内的大堂里,她的父亲近知天命却还红着眼睛,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几分颤意,欣慰于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终究还是平安回了家。
“他们把我关了三年……独孤漠就在石壁那边……什么嫁人!他们就是唬我去守墓呢!”林水瑶愤愤不平道:“那个慕容烨!连我都算计……打得一手好算盘!全然不将我墨攻城放在眼里!”
他看着女儿委屈巴巴的一张脸,不是不在乎女儿,只是身为墨攻城的城主,又是四大家族之首,他曾经要顾着更大的局。然而如今,林城主磨了磨指上的的玉扳指,心下冷笑,眼里渐渐浮现出阴寒。
“我早已经派人送了信去往别的城主那里,原先被安排过来的眼线也都被揪出来解决了……墓王城……”林城主冷笑:“我是不打算同他耗下去了……这笔账,我要跟他慕容烨亲自算。”
他话音刚落,大堂里原先一直坐着喝茶的骆时秋忽然开口问道:“岳丈要找慕容烨算账的话,可否带上小婿?”
……
“谁是你岳丈?!”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