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

三、

蝉鸣声忽远忽近似在耳边,树叶摩挲声沙哑低沉,透过繁复窗棂清晰可见天边二三星子,并着一弯弦月,显得很是静谧。
骆时秋自幼习武,耳力过人。即便是隔得远,他也能听见青柳街上人声喧嚣,似有许多小贩的叫卖声和过往行人的交谈声。
他枕着手臂,仰着脸看向窗棂外头的夜空。不多时天边忽然绽开一束烟花,继而一束接着一束,半边夜空被照得恍若白昼。
真是热闹啊。骆时秋想,许是赶上什么庆典了吧,放了这么多束的烟火,怪得人这么多。
人这么多……水瑶呢?她出门玩儿有小半个时辰了吧。骆时秋皱了皱眉,他想起了慕容烨和独孤漠,自出谷子墓后虽然再没见过,但实在难说他们会不会在水瑶回墨攻城的途中截人。林水瑶虽然轻功好,可若是真迎上什么高手,她那把小匕首能顶什么用。
然而林水瑶的性子,又其实是很会惹是生非的。
骆时秋几乎是下意识的坐起身,他没多想便推开房门下了楼,柜台的掌柜的见他出门还和善的打了个招呼。
青柳街的临河上荡着几艘画舫,盛装的女子怀抱着琵琶,一颦一笑都是风情。骆时秋匆匆瞥了一眼无心再看,他环顾四周都未曾瞧见林水瑶的身影,心里总有些不安。
“一个姑娘家……”骆时秋嘀咕:“这么晚了还乱跑……”
月色稀薄,灯火杳杳。远处隐隐有不知名的软语小调渐渐传来,骆时秋提着一盏素色灯笼,终于在僻静的巷口寻见了林水瑶。
摊上食客不过二三,卖云吞的老伯揭开煮沸的汤锅。蒸腾的氤氲雾气模糊了视线,然而骆时秋仍然能够一眼认出她的背影。
林水瑶不过用了半碗云吞便已经觉得饱腹,大概是卖云吞的老伯太实诚。林水瑶将碗勺放好,刚掏出银子准备付钱,抬首竟发现提了灯笼的骆时秋正面带愠怒的瞧着她。
林水瑶一怔,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他心里担心她,这种话总不会轻易说的出口。
骆时秋便昂着小下巴,故意落着脸道:“许你出来吃夜宵,我也可以出来吃夜宵啊。”
“你吃夜宵就吃夜宵,做什么要瞪我?”林水瑶立时横眉:“就你眼睛大吗?!”
“我的眼睛就是大,我乐意瞪就瞪。”
“那你瞪着吧。”林水瑶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小心眼珠子瞪出来。”
李老伯只当是小情人之间拌嘴,笑呵呵的端了一碗云吞上来。他借着灯笼朦胧的光照,依稀可以瞧见少年俊俏的面容,单从相貌来说,二人倒是般配。
林水瑶是吃饱了的,她无所事事的支着下巴左右摇晃着脑袋,抬头数星星打发时间。骆时秋低头吃了半碗的云吞,这才想起来问她:“你方才有没有瞧见那边在放烟火?”
“嗯,瞧见了。”
她语气平淡的让人惊讶,骆时秋略微有些愣住。他原以为姑娘家都会很喜欢放烟火,谁承想林水瑶好像并不在意这些。
林水瑶察觉到骆时秋略有些复杂的目光,她回过头看向她这位名义上的夫君,解释道:“我每年生辰都看这个,看多了就没什么感觉……你不会没怎么见过吧?”
骆时秋诚恳的点了点头。
“啧啧啧,”林水瑶不放弃任何可以嘲笑骆时秋的机会,她摇着头笑叹道:“还少主呢,你活的可真糙。”
“……”
没听说过少主非要每年生辰看烟火会啊。
林水瑶等着骆时秋吃完云吞,二人并肩走回四方客栈。行人稀少,夜色逐渐归于寂静,只剩骆时秋提着的素色灯笼,照出脚下一阶又一阶的青石板。
“骆时秋。”
“嗯?”
“……没什么。”
姑娘家的心思最难琢磨,骆时秋想起楼满风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当时没遇见过几个姑娘,哪里知道楼满风是一语道破天机。
骆时秋有些头疼,世上姑娘千千万,偏偏就先遇见了最难琢磨的林水瑶。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