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

二、

骆时秋在做什么呢。
林水瑶的脑子里几乎在打着转儿的思考这句话,其实能做些什么,无非就是在睡觉。他们接连赶了许多日的路,都未曾好好休息过。
林水瑶手捧着下巴秀气的打了个呵欠,双眼浮上朦胧水雾,微微显出点困意。她揉了揉眼睛,嘱咐店小二上了两道菜端去了楼上。
左拐第四间是骆时秋的房间,林水瑶脚步轻快的走着,低着头打量那碗鱼粥。她做菜的手艺其实并不怎么好,唯有煲粥尚可过关。
这样说起来真是感动,只有骆时秋愿意吃她做的东西。
林水瑶一双手都端着东西,她也没什么在意的用手肘顶开了房门。
……
雾蒙蒙的蒸腾水汽里,骆时秋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水瑶,脑海里所有思绪都滚了一遍,最后故作冷静的捂住了胸膛。
“你为什么不敲门……”
他其实有理由问的更加理直气壮一点,可惜林水瑶面无表情的,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她把饭菜搁好,转过身十分认真的同他讲:“你不要再捂了,我已经见过许多遍了。”
这话是实话,林水瑶闭着眼都能将他身上的麒麟画出来,他上面委实没什么好挡的。
骆时秋恼羞成怒:“你出去!”
林水瑶冷哼:“就不出去。”她想了想又说,“你之前疗伤的时候,身上的泥巴还是本姑娘糊的呢!”
“你!你……”骆时秋的面皮涨的通红,然而他实在找不出反驳的话来,于是他道:“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不知羞的姑娘!”
林水瑶气定神闲:“说得好,你一生见过几个姑娘?”
骆时秋一噎,没有说出话来。他自幼于昆仑山长大,姑娘这方面委实没什么阅历。
林水瑶日常逗弄骆时秋的事情做完,她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不逗你玩儿了,本姑娘也要回房了。喏,桌上是端给你的饭菜。”
她说完,刻意捂着眼睛往外走。骆时秋瞧见她轻轻牵起的嘴角,笑意十分明显。他心里简直要被气死了,骆时秋愤懑的想,找个机会一定好好给她立立家规。
他尚没有来得及想好如何振夫纲,抬头瞧见光顾着乐的林水瑶因捂着眼走路,咚的一声撞上了房门。大概是撞得不清,林水瑶揉着额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骆时秋非常实心眼儿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水瑶:“……”

八月份的雨来去匆匆,晚间掌灯时雨便停了,青石板上的水迹也干了大半。
四方客栈旁的青柳街十分热闹,小贩的吆喝声沿着溶溶月色飘的很远,林水瑶靠着窗口像下看,闻见了云吞热腾腾的香味。
她耸了耸鼻子,跑出去瞧见了骆时秋的房里黑漆漆的,抬首敲了敲门扉,道:“骆时秋,你要不要出去玩儿?”
林水瑶过了一会儿,才听到房里骆时秋好像从鼻孔里哼出来的声音一样,他瓮声道:“不去。”
他拒绝的十分果断,林水瑶皱了皱眉,嘀咕道:“不去就不去,本姑娘才不稀罕呢。”
李老伯在青柳街卖了几十年的云吞,难能见到什么美人,然而此刻夜色寂静,人声喧嚣,姣姣月光下碧衣姑娘娉娉婷婷站立到他的面前,温声道:“麻烦,我要一碗云吞。”
姑娘的身姿蹁跹眉目如画,面庞虽有几分稚气,五官却长得极好,隐隐可窥日后倾城之姿。
李老伯心里夸赞这女娃娃长得可真好啊,便将林水瑶面前的桌子擦的锃亮,连带着碗里的云吞都比别人要多许多个。
由此可见,长得好看实在是一件幸事。
四周有许许多多打量的目光,林水瑶不甚在意的低头吃云吞。她生来就被许多人看管着,无论在做什么都会有人看着她,从小到大她都生活在各式各样或艳羡或好奇的目光里,很小的时候起,她便已经能做到习惯了。
虽然一点都不喜欢。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