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瑶同人文】 云水谣

短/HE/日常谈恋爱
这边是帮小恬代发的,微博@遥闻青鲤。我只是个搬运工,嗯。
一、

八月十七,天干物燥,西南城。
时至晌午,原先毒辣的日头阴沉了下来。天边忽然间层层叠叠的堆积着许多乌云,不多时便有雷声轰鸣,青柳街上的货郎小贩将摊子上摆着的东西刚刚收好,雨声便忽然淅沥而至。
乌溪镇的八月份,总是会下雨。
林水瑶撑着绫罗伞,漫不经心的打这蒙蒙细雨中信步而过。她身后跟着蓝袍玉冠的骆时秋,因为身量太高又不想淋雨,便弯着腰直直将脑袋塞进伞底来同林水瑶说话。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骆时秋问:“你看他们都跑得飞快。”
他话音刚落,身旁便有人骑着高头大马疾弛而过,林水瑶不动声色的向一边歪了歪,恰恰躲过那片溅起的泥水。
骆时秋却因盘算着晚间的食宿问题,怔愣间未能幸免于难。
林水瑶的眼底浮现出点幸灾乐祸的笑意,然而她清了清嗓子,又仿佛过意不去般将手里的伞举高,替他挡住了些风雨。
“我都打听好了,乌溪镇上最大的客栈,喏,这条街拐过去就是。”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绫罗伞递给他,“快些走吧,再晚该没客房了。”
骆时秋闷闷不乐的接过伞,想了想又将她往里推了推,雨丝密集,伞面微微的向一旁倾着,大半的雨都打在了骆时秋的肩上。

半个月前,骆时秋同林水瑶二人出了谷子墓。楼满风与寒千落尚不知情况如何,骆时秋提起时心里总有些担忧。
林水瑶与沐雪离的交情又委实谈不上多好,也摸不透她的脾性如何,楼满风此行结果好坏,实在是很难说。
现下里,林水瑶却是要回到墨攻城,将她守墓的这三年交待与她的父亲。她自幼便被父亲娇宠着长大,几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她要回家和她父亲告状。林水瑶暗搓搓的想着,等到擒住了独孤漠,她也要把他关三年。
骆时秋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多,他虽心里记挂着楼满风,却还是觉得先将林水瑶送回墨攻城要紧,她的幻墨神功只在有水的地方厉害,没水的时候她也只能靠匕首吓唬人。
她毕竟是个姑娘家嘛,骆时秋想着,抬头看着林水瑶娉娉婷婷的背影,她还在恶趣味的煲粥。
哦,她还是他的妻子。

乌溪镇的地理位置极好,靠着不远的峪钟城,四通八达,每日里都有许许多多的商客路过,很是热闹。
四方客栈是乌溪镇最大客栈,林水瑶甫一进门便挑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要了一盘芙蓉糕同一壶梨花白。此刻恰剩下几间客房,骆时秋站在柜台处同掌柜大眼瞪小眼,委实不知道该要几间。
前几日在游舫上只有一张小床,他自然是打的地铺。
“客官……”
“两、两间。”
虽然拜过堂了,但总归还没有见过父母。骆时秋想着,扭过头看见林水瑶正在喝茶。氤氲茶香里她的眼睫不甚清楚,只有发髻上的碧色珠花轻颤。
骆时秋大半的衣裳都湿了,他嘱咐了林水瑶几句就上了楼,彼时雨势渐大,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匆匆而过,青石板间的缝隙里钻出了几朵不知名的花来,远处游舫还有隐隐约约的歌声传来。
烟雨濛濛,石桥入画好似泼墨,是幅好景色。
走过峪钟城,再向南走半日到安呈县,便是到了墨攻城。届时她便能可劲儿的告状,同墓王城撕破了脸皮,她心里会十分的畅快。
林水瑶支着下巴,耳边有雨声淅沥,并着客栈里许多零散的碎语,渐渐便觉得有些困倦。
……骆时秋在做什么。

评论 ( 5 )
热度 ( 8 )